很高兴和你相遇
这里正在记录我的所思所学
首页 标签 归档 播客 主页 简历

特殊时期假期返程实录

这些天虽然发生了很多事情,全国不少地方都封城或者各种停运,但我今天还是按照原计划返回了上海,接下来将是按照规定的两周居家自行观察。

从上海回家,再从家里的 N 线小城出发到北京换乘回上海,整个流程稍微记录和大家分享,希望还在家里的读者有个了解。

另外,积极调整自己的心情是最重要的,即便我们听到了太多悲伤的消息,看到了太多操蛋的事情。

特别要强调的是,以下所有内容只是我自己在 1 月 30 日和 31 日两天的所见所闻,所有描述都是主观且片面的。如果你看到的和我看到的不一致,以你看到的为准。

从上海回家

1 月 22 日我们从上海到北京转车再从北京坐高铁回家。作为不在主要疫区的人,当时还没有真切感受到事情的严重。没有提前做太多准备,当天向还在实验室的工作人员借了几个一次性口罩就回家了。

在火车和北京地铁以及车站里大部分都带着口罩。

不过那时上海和北京的火车站都没有检测体温,反倒是家里的高铁站下车之后给每个人量了体温。似乎家里的小城市还要比北京上海更警觉一些。

在家的感受

过年在家的几天,没怎么出门也没有和老友聚会,家里几个超市和菜市场前几天的价格还相对正常,但从 28 号开始菜价就上去了,比如白菜从一块五涨到三块五,超市里人们开始抢购方便面。

小城市的整个公交系统在年后几天变成了仅有部分车且限时段运行,出租车司机都佩戴了口罩。说到口罩和医用酒精,初一初二就全部断货,一直到初六市区里我家附近的三五家药房都是买不到的。

返程回沪

从家里回上海依旧途径北京转车,感受了一下疫情比较严重的当下,不同城市应对疫情的不同氛围。

之前刷微博显示多地都延迟复工了,上海最早是 2 月 3 日,但是北京似乎没有明确通知,所以一开始我比较担心北京今天人会很多。

在到北京的高铁上需要填写旅客信息登记表,里面要填写个人信息和到京以后的地址。

整个车厢基本满员,一个小时车程里车上的工作人员喷了两次 84 消毒液。

到了北京北站,出站时排队量了一次体温,然后要把旅客登记表放到三个并排的小桶里,老实说,就像三个垃圾桶一样,用的是日常的黑色垃圾袋,也不知道这个信息最后会被怎么收集和整理。

整个北京北站基本上就只有那趟车下来的人,可以直接走到北站附近的凯德 MALL。我进去看了一下,进商场也需要量一次体温,虽然商场里没有什么人但是大多数店都开着。不过仅仅从北站无法准确感知客流量,因为真正的大站是北京站和北京南站。

从北京北到北京南原计划打车,不过因为地铁很方便同时目测人不多,还是选择了地铁。地铁进站口工作人员带着类似防毒面具的东西在安检。

北京的地铁 4 号线平时人不少,但我在的那一节车厢大多数时间就是 3~5 个人,没有不戴口罩的,感觉这个密度和打车也差不多。

到北京南站是下午三点多,我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这么少的时候。地铁出站前那些点有一半关门状态,另外一半开着也没有什么人吃饭。

下图是地铁出站口

候车室里不少店也处于关门状态,进站要量一次体温,几分钟之后去星巴克的店里还要进行二次测量。即便进站和到星巴克可能也就是前后两三分钟的时间。

北京南站候车厅人真的很少。

很多店都关门了。

有了口罩专用投放箱,但是不确认里面是否真的只有口罩。

从高铁到北京北站出站,到坐上地铁,再到北京南站,整个过程中都非常的安静也感觉很空旷,确实没有感受过这种状态的北京。肉眼可见的范围所大家都戴着口罩,不过看到有人戴反了,也有人漏着鼻子。

在等车的过程中听到有一趟到上海的高铁取消了,后来推测或许是退票改签的太多,也就不开了呢。从我所在的车次看,从北京发车的时候大概车厢里的上座率也就是三成,到了济南站后人稍微多了一些。

在会上海的路上倒是没有填写什么信息登记表。9 点半多到上海虹桥之后从出站再到上地铁都没有发现有明显测量体温的操作,是悄无声息地测过了还是没有测并不能判断。整体感觉比北京要淡定一些。

也许是因为 2 号线暂时停运的原因,仅有的 10 号线客流量并不小,虽说官方的返工日期还有几天才到,但是能感受到不少人都是回来开工的。

不过,换乘另一条不经过机场火车站的地铁线之后整个车厢就又空了,看来大家的确也没有到处乱跑。

回到小区已经晚上 10 点多,拉着箱子刚要进去被门卫大叔给拦住了。原来是要进行返沪人员的登记,记录居住地址,从哪里回来以及个人信息等等。

收拾完在微博看到这样一个信息,当然,我没有验证真假,是一个在北京工作的 HR 朋友发的。

今天上午出了一下家门,菜价还算正常,肉没有涨价。

比较悲伤的是买不到口罩,这应该是全国目前普遍存在的问题,不仅仅是上海。

虽然上海这边现在说是有 1000 个药房每天定量投放,但是我家附近的这个需要早晨去排队领号,只有领上号才能购买。店员和我说很多爷爷奶奶每天药房没有上班天还没亮就来排队了。所以,太难了。

以上就是这两天的见闻和经历。从填写旅客信息表到地铁站的安检量体温再到一些具体的社区管理措施,能感受到北京和上海两地管理的思路和策略是不太一样的。

在上海似乎并没有感受到太多「外在」的东西,当然这不是说监管不力,反而是感觉一切还算正常。其实从学校下发的各种文件和官方发布渠道来看,很多工作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

至于何时去实验室,学校的要求是不在集体宿舍但是回上海的学生需要自我居家观察两周。目前来看唯一的问题就是买不到口罩和医用酒精。


本文作者:思考问题的熊

版权声明: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许可协议 (CC BY-NC-ND 4.0) 进行许可。

扫码即刻沟通

· 分享链接 https://kaopubear.top/blog/2020-01-31-returnschool/